欢迎光临桂林独秀峰·王城官方网站

活动盛事

王城景区由明靖江王城和独秀峰组成。王城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桂林市中心,著名的独秀峰就屹立在王城的正中位置。远顺帝妥懽帖睦尔继位前曾在独秀峰山脚下的报恩寺居住修行。朱元璋称帝封藩时,将其侄孙朱守谦封藩于桂林,称靖江王。王城就是靖江王的王府。

营业时间:

春秋季:7:30-18:00
夏 季:7:30-18:30
冬 季:8:00-18:00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773-2851941

完结篇-闻名于世半个多世纪,却鲜少有人知道它的出处!

TIME:2015-07-24VIEW:
 
三集连载话独秀

 

 
 
  “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名句已经闻名于世半个多世纪,却鲜少有人知道它的出处。世人都知桂林是“山水名城”,城里城外的各大风景名胜更是数不胜数。可桂林更是“历史文化名城”,从秦设郡以来,这座古城积淀了几千年的深厚历史文化。能将桂林的“山水”与“历史文化”融合呈现的只此一处,桂林地标——独秀峰。
 
 

上集提示《桂林历史地标——独秀峰》

 

 

 

1、桂林文脉的发祥地——独秀峰

 


桂林素有文化古城之称,古代桂林的文化教育事业发展相当充分,并且颇有特色。独秀峰是桂林文教的发祥地,文教圣迹尤可寻觅。早在南朝刘宋时,颜延之任始安郡太守后,就经常在公务之余到独秀峰东南麓的岩洞里读书习文,开创了桂林山水文化之先风。独秀峰最早一块石刻唐代郑叔齐《独秀山新开石室记》记载,唐代大历年间,桂管观察使兼桂州刺史李昌巙“有文武才略”,他认为要使民风淳化,境土安宁,就必须提倡尊孔读经,教授中原正统儒家文化,独秀峰读书岩前“考宣尼庙于山下,设东西庠以居胄子”。宣尼庙即孔庙,庠是古代学校的雅称。李昌巙在独秀峰读书岩创办的学校是桂林的第一所学府。在李昌巙的劝导和影响下,桂林地方上的一些缙绅富豪,也纷纷捐资兴学,举办起公馆私塾,促进了桂林文教的发展。
 

在唐代科举考试中,桂林出了广西历史上第一状元赵观文。自此,独秀峰名声大振。除了赵观文外,还出了曹唐、曹邺等进士。到了宋代,桂林学校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桂林府学迁到城东南隅(在今桂林市桂林中学校园内),但独秀峰仍是文教故地。北宋元佑年间(1086-1094年),桂州知州孙览在唐代学府旧址建立“五咏堂”,把颜延之的名作《五君咏》刻在堂内,使得 “游者忘归”。这一举措吸引了很多桂林学子前来独秀峰求学,甚至是外地学者亦常常率学生前来讲学、肄业。唐宋时期,桂林文化教育得到发展,除了桂林作为广西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这一地理因素外,还与当时开明地方官员的倡导密切相关,南宁广西提点刑狱王正功就是基中一个代表。他在治理乡野之余,还热衷于倡导文教,传播中原文化,为桂林文化教育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根据刻于独秀峰下读书岩壁上的《□判府经略大中丞公宴贺之诗》所载,南宋嘉泰元年(1201年),王正功为进京赶考的桂林学子举行鹿鸣宴,以示劝驾。他即席赋诗二首,以此赞颂满腹经纶的桂林学子,并祝愿他们在上京的科举考试中能金榜题名。800余年后,我们观看这两首诗,仍可体会到里面饱含了王正功对举子们的殷切期望,以及希冀大兴广西文教,教化边民的内在寓意
 

元代统治者为了加强统治,吸取了前朝历代的做法,给百姓灌输儒家思想,倡导文化教育。由于前代的府学与书院毁于兵,元统治者又重建了桂林府学和书院,其中府学建立在独秀峰下。
 

明清时期,桂林的学校教育进入昌盛时代。学校林立,人才辈出,是广西文化教育的中心,还是全国的“文化礼仪之邦”。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清政府以独秀峰南面靖江府旧基改建为广西贡院,贡院就是茂才们参加乡试以考取举人的地方。康、雍、乾几朝,贡院得到不断维修和扩建。桂林的地方官非常重视科举考试,其实这与当时最高统治者的倡导是密切相关的。如今镶嵌在靖江王府寝宫后壁乾隆帝的《赐大学士及翰林等宴便阅贡院诗首》石刻,就能很好的说明这一点。此诗创作的目的在于鼓励学子们努力读书,将来回报国家。在帝王的倡导下和地方官员的厉行下,此时桂林的文化教育蓬勃发展起来,科举普及。根据民工时期《广西通志稿》的统计,清代广西贡院人才辈出,共考出5075位举人,其中桂林有2516名占了总数的49.6%。


 


广西贡院

 

广西贡院自定址于独秀峰前后,广西科举人才辈出,一跃成为全国科举强省,出现“五代连科,三元及第”、“一县八进士、三科两状元”等科举传奇。现存王城内的正阳门、东华门、西华门门楼上,还保存着“三元级第”、“状元及第”、“榜眼及第”等清代贡院留下的遗存,这些石刻,均反映了清代桂林科举繁荣、人才辈出。

 

2、金石文化的传承者——独秀峰

 

人们对古代的社会生活有着极强的探究欲望,独秀峰上的金石文化正是用实实在在的证据,向我们展示了桂林不同历史的的发展。自唐代以来,人们在独秀峰的崖壁上留下了大量的文字题刻及画像。独秀峰原有的摩崖石刻总数至少在171件以上,已被考证出来的石刻数量为163件,而现存的摩崖石刻数量仅为104件。作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独秀峰山的这些石刻如同一本史书,记载了自唐宋以来桂林地方历代的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教育和宗教文化等方面,尤其是记录了自唐代以来驻桂官员在此地举办学校和实行科举取士的大量信息,是桂林这座历史名城在文化教育变迁上的一个缩影。
 


独秀峰上的摩崖石记刻

 

从独秀峰现存的石刻来看,自唐代建中元年(780年)监察御史里行郑叔齐创制了独秀峰第一件摩崖石刻《独秀山新开石室记》后,宋、元、明、清、民国等朝代摩崖石刻不断出现。独秀峰摩崖石刻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其所承载的厚重文化底蕴和独特的艺术造诣,体现了其史学价值、文学价值、美学价值和书法价值。


“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真迹所在

在众多的摩崖石刻中,最名扬海内外的莫过于“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石刻真迹。1983年,桂林文物工作队的两位工作人员在清理独秀峰历代石刻,发现在读书岩上方的崖壁上方,发现了一件从未在史书中记载的摩崖石刻,它就是距今800多年的南宋王正功的《□判府经略大中丞公宴贺之诗》。在这件摩崖石刻上,第二首诗的开头第一句就是很清楚地写着“桂林山水甲天下”。王正功(1133-1203年),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字承甫,原名慎思,字有字,避孝宗讳改名正功。王正功来桂第二年,恰逢嘉泰改元(1201年)和桂林大比(科举开始的乡试),于是他出席了当时的鹿鸣宴。自唐代以后,就开成了这样一个惯例:每天乡试放榜的第二天,州县的地方长官都要宴请、款待考官、学政和中第的举子,席间都要吟唱《诗经·小雅·鹿鸣》诗,并作魁星舞。所以古代就把这一宴席称为“鹿鸣宴”,把宴上所作的诗称为“劝驾诗”。席间,王正功即席赋诗两首,以勉励举子。宴后,王正功的门生张次良就把他的这两首诗刻在了独秀峰南麓读书岩的右上方。石刻高108.4厘米,宽68厘米。桂林城市及周边群峰林立,美丽山峰数不胜数。王正功为什么要把此诗刻于独秀峰上呢?这是不是一种偶然?作者题诗于独秀峰绝非偶然,而是经过缜密的选址,理由是:其一,独秀峰是桂林的主山,也是桂林名山的象征,刻石于上与“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语句相匹配。其二,独秀峰是桂林文教的发祥地,文教圣迹尤可寻觅。刻石者将此诗刻于石上,是与其他文教石刻相辉映,增添了独秀峰的文教风气;同时,刻石者想借此希望桂林学子得到先贤的保佑,来年高中状元。独秀峰作为文教之地源远流长,早在南朝刘宋时,颜延之任始安郡太守后,就经常在公务之余到独秀峰东南麓的岩洞读书习文,开创了桂林山水文化之先风。

全文如下:

嘉泰改元,桂林大比,与计偕者十有一人。九月十六日,用故事行宴享之礼。提点邢狱府事、四明王正功是诗,劝为之驾:

百嶂千峰古桂州,向来人物固难俦。
峨冠共应贤能诏,策足谁非道艺流。
经济才猷期远器,纵横礼乐对前旒。
三君八覆俱乡秀,稳步天津最上头。
桂林山水甲天下,玉碧罗青意可参。
士气未饶军气振,文场端似战场酣。
九关虎豹看劲敌,万里鲲鹏伫剧谈。
老眼摩挲顿增爽,诸君端是斗之南。

门生乡贡进士张次良上石。

 

作者在感怀桂林山青水秀,地灵人杰,可惜文教落后,交通闭塞,致使自唐代迄宋以来,桂林人才寥寥无几。王正功深感科考的艰辛、官场的坎坷,因而角景生情,感慨万千,借诗叙唱考试的紧张逼人和对中第诸生的夸赞,以抒发对官场和人生的感触与体悟,并勉励中榜者加倍努力,以期来日高中状元。此诗包含了身为父母官的王正功对举子们的殷切期望,以及希冀广西多兴文事,教化边民以图发展的深深寓意。


福寿山上的“福” “寿”民俗文化

从古自今,人们无不希望一生幸福美满、事事如意。因此无论从镌刻时代还是从文化内涵的角度来考察,“福”字石刻和“寿”字石刻都是承载地方社会生活的重要代表。独秀峰山上有很多的“福”和“寿”字的摩崖石刻,故其又有“福寿山”之美名。在林林总总的汉字中,“福”字是中国人最喜爱、最珍视的一个字。独秀峰东麓清代书法家郭司经所书的“福”字就是其中一个代表,此“福”字高4.2尺,宽2.6尺,字径2.5尺,福禄寿喜,各体兼备,用笔奇特,寓意深刻。细细观看,此字像一个白发老者拄着拐杖、仰首而笑的样子,右边“畐”丰实饱满,似寓儿孙满堂之意,故“福”字被认为内含禄、寿、喜三字。

 

镌刻于独秀峰上清代书法家

郭司经所书的“福”字 

 

在古代,除了颁发圣谕、敕忆之外,帝王妃嫔还常常给大臣官僚赐字。这些官员在荣获帝王妃嫔的赐字后,常常将它刻之于石,以示极得皇宠。因赐字者特殊的身份地位,这些手书墨迹于是成为人们竞相摹刻的对象。清朝光绪甲年(1894年)十月初十,慈禧六十寿辰,清宫举行庆典,广西巡抚张联桂应邀参加,慈禧以“寿”字相赐。张联桂欣喜若狂之余,于次年三月命工匠将其摹刻在独秀峰南壁上,以便“臣民咸共瞻仰”。此草书“寿”字高约五尺,宽二尺多,上刊篆书正方玉玺一,文曰“慈禧太后御笔之宝”。此石刻刻于独秀峰南面,成为独秀峰山上为数不多的皇家人士留下的手书墨迹。

 

慈禧草书“寿”字原碑



独秀峰山上不同时期、字体的 “寿”字摩崖石刻

 

无论是独秀峰的“福”字石刻,还是“寿”字石刻,都是一种吉祥、一种祝愿,表达了人们向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美好愿望。同时,也反映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福寿文化”是民俗文化的核心内涵,“福寿双全”是人们美好的思想追求,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无不以此为愿。

 

3、书画里的"风流才子"——独秀峰

 

峻秀、挺拔、孤直、高标独秀、王者之风,从古至今,多少文人墨客毫不吝啬对独秀峰的赞美之誉,倾慕之情。用手中之笔抒写、描画它独特的气质,魅力万千的风貌。
 

  现代著名画家马万里、张大千,两人于1938年合作完成了《桂林独秀峰写照图》(长卷绘画部分)。作者选取了两个不同角度的侧面描绘了独秀峰秀丽的景致。一帧系马万里6月下山后自画,一帧为8月马万里与张大千重游独秀峰下山之后二人合作。图卷后附徐悲鸿、马一浮、章士钊、胡小石、潘伯鹰、虞逸夫、朱乐之等人的长跋。卷中诗文华美,书法精妙,具有非常珍贵的文化和艺术价值。
 

马万里、张大千于1938年合作

《桂林独秀峰写照图》

 

《独秀峰》赵少昂1948作

 

《独秀烟岚》高奇峰1932年作

 

王府中还走出一位传奇画家——石涛

他是第十三位靖江王朱亨嘉的儿子,原名朱若极,他还是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的启蒙老师。幼年遭变后出家为僧,半世云游,以卖画为业。早年山水师法宋元诸家,画风疏秀明洁,晚年用笔纵肆,墨法淋漓,格法多变,尤精册页小品;花卉潇洒隽朗,天真烂漫,清气袭人;人物生拙古朴,别具一格。工书法,能诗文。
 

石涛 《山水清音图

 

存世作品有《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山水清音图》《竹石图》等。著有《苦瓜和尚画语录》。“搜尽奇峰打草稿”便是他的名言。如今石涛的山水画都能成为任何一家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4、多种宗教融合的体现——独秀峰

 


 

在中国,多种宗教信仰并存,而又以佛、道、儒为主。名山洞府与佛、道结缘是中国文化中的一大奇观,名山洞府也因伴侣、道士的讲学、坐禅与修道而得到开必并扬名天下。“独秀挺立标地错,千秋巍峙并华嵩”的独秀峰因幽邃衍迤、灵羽翔集、尘嚣难到,是佛道二教天然的修习场所。
 

早在唐代,钟灵毓秀的独秀峰便与宗教结缘。根据清代金鉷的《广西通志》记载“唐大历中李昌巙建学于山之麓”,后为报恩寺;元代独秀峰下建立有铁牛寺;明代,寺庙、祠观林立成为靖江王府独秀峰花园的一大特色。根据《靖江府图》可知,独秀峰上建有玄武阁、观音堂、三官庙、灵官祠及山神祠等礼佛场所,山下太平岩供奉了玄帝等诸神像,岩外则建有佛庐;清代对独秀峰进行了全面的整修与开发,在山峰周围建起了文昌、北帝、观音、财神等寺庙,在山顶新建了寿佛殿、魁星阁等建筑。平民百姓也常到此祭祀参拜,祈求长命富贵。
 

天资神态的独秀峰仿如人间仙境一般,诸如独秀峰“往往见精灵”等神话传说,也给独秀峰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宗教色彩。因此,贤达雅士遨游其间,往往怀有一种访道游仙的精神旨趣。在独秀峰众多的摩崖石刻中,关于访禅游仙的诗作有很多,如明代杨表《太平岩诗》、常澍《太平岩诗》;清代郑祖琛《独秀峰题诗》、乔用迁《磴独秀峰集苏诗七律二首并记》、吕璜《独秀峰题诗》等。虽然某些作品会流露出逃避现实、及时行乐的消极思想,但绝大多数的石刻作品还是反映了古代文人向往自由、纯真的山水情和精神旨趣。
 

天下名山僧占多,佛教讲求清净修行,要求寺院环境寂静清幽、清丽如画,因此文人雅士也多喜欢到独秀峰游览。文人雅士游山访寺后的摩崖诗篇,大多表达了对山水美景的赞美和淡泊禅境的向往。明代靖江诸王也痴迷于佛教,礼佛之风不断,这主要体现在五代靖江王朱佐敬《独书岩西洞记》和《独秀岩记》这两方摩岩石刻上。如《独秀岩记》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独秀峰及佛教的赞美之词,并指出朱佐敬一家大小都是佛教教徒,都有自己的法号:

“我昔法名福钦,征别号,澍进号曰宝峰;妃法名慧澄,号日碧天;为世子法名觉渊,号曰无尽;郡女法名觉明,号智月。”
 

在独秀峰读书岩上方有一个奇特的梵文大字,很像道士的符咒。此摩岩石刻高3.5尺,宽约2.5尺,字径2.1尺。该字由装饰性线条组成,看不出汉字特有的横、撇、捺、点、钩等笔画。有人认为此字音“嗡”,是佛教密宗六字真言的第一个字。由“释迦如来字”可知此字是梵文,只是此字的读音和与书写的样子又接近道家的符咒,可见这个字是佛教与道教的结合体。它还被看作一种吉祥之兆,所谓“龙集甲子”正是体现这种祥瑞。现在此字在西藏几乎所有寺庙与家庭正面的屋檐下或室内都可以见到。以明代正统九年(1444年)这一时间来推测,此时正是第五代靖江王朱佐敬治国之时,因此它大概是朱佐敬命道士所为,以求得王室及自身吉祥。

未署名梵文“嗡”字碑的线条符号组成

 

儒、释、道三教,它们之间有分歧、矛盾、冲突和斗争,但是三者之间又通过妥协、依从、迎合、融合来相互适应,故它们之间拥有一种既互相矛盾又互相交融的调和性。这在独秀峰明代靖江王府的摩崖石刻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佛塔、观音、普贤均为佛教所崇奉的对象,而哪吒、玄帝则为道教所信奉。既信佛,又信道,以儒溶于佛、道,从表面三教看似不甚协调,甚至于水火不相容,但统治者运用它们的目的却是一致的——借此祈盼各路神仙,达到永镇兹藩的社稷目的。



独秀峰孑然独立,是桂林的众山之王,是桂林山水的杰出代表,也是桂林教育文化的积淀区,文风浓郁,人气旺盛。“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名句刻于其上,不仅赞誉的是桂林自然的山水风光,更是将蕴藏于山水之中深厚的历史文化气息渲染出来。独秀峰,它像一位百经沧桑的睿者,见证了桂林历史、文化、经济、政治的发展。毫无疑问,桂林的地标是独秀峰,没有之一。


参考文献: 
《独秀峰摩崖石刻》

《图说靖江王城史》
《桂林靖江王府》
《桂林市志》